■ 穆棱门户  ■ 市 委   ■ 市人大   ■ 市政府   ■ 政 协
 首 页  穆棱概况  政务公开  景区展示  乡村旅游  视频专栏  旅游攻略  住宿餐饮  旅游特产 
欢迎访问本站,今天是:
穆棱天气: 气象预警】【乡镇天气
最新消息    
穆棱市客运发车时刻表
绣池的传说
穆棱市景区交通图
列车时刻
山野菜丸子
鲫鱼豆腐汤
发糕
菜团子
通知公告    
 
当前位置: 首 页>>乡村旅游>>正文
绣池的传说
2017-09-07 09:24  穆棱市旅游局

 

 

 

 

 

美丽绣池

秀池,人们常俗称的五十二。它位于黑龙江省鸡西市与穆棱市交界处。虽占地只有三万多平方米,却宛如一颗璀璨明珠镶嵌在穆棱河畔。秀池数公里范围之内难见人烟,池水清幽碧透,深不可测,据说与地下河相通。池中形成于数万年之前的塔头林立,芳草萋萋,野鸭,水鸡穿梭其间。野荷点点,瘦菱蔓蔓,鱼美虾鲜,田螺漫潜,躁动着汩汩暗香随风飘散。微风拂来,吹乱了满池碧水,在阳光的照耀下如碎银洒落。一层层,一波波不断扑打着人们的心田。奇峰、乱石、玉树、木桥、小船、渔夫倒映在水面,荡漾在波中。  

陡峭的悬崖如刀劈斧削耸立在秀池水畔,怪石嶙峋散落在翠谷山间。郁郁葱葱的树木形态各异,如虫似鸟,像兽若仙。或挺拔于石崖之巅,或傲立于石尊之上,或顽强于石缝之中,或纳羞于石洞之内。  

登上安巴山顶,特别是在秋日时节,极目远眺,只见穆棱河如仙女随风舞动的水袖,蜿蜒绵伸。河水在朗阔的天地间缓缓流淌。小村庄静穆地点缀在蓝天白云与秋色之间。秋风荡起金色稻浪,弥漫着淡淡清香,如舒缓宁静的秋之韵在田间地头流淌。再看秋日下的秀池,如一枚绿宝石钻戒,紧紧环绕着中心小岛--仙鹿岛。  

仙鹿岛又仿佛一把五颜六色的琵琶卧于秀池之中。侧耳倾听,仿佛从仙鹿岛上飘来袅袅天籁一般的神韵,摄人心魂。  

秀池是大自然的杰作,又是上天赐予的风水宝地。它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。这个迷人而神奇的地方,还有一段美丽的传说。  

相传上千年以前,穆棱河流域中游地段河宽水阔,草肥水美。这里特有的黑鱼、马哈鱼、鳌花、鲶鱼等诸多鱼类在水中自由生活。成群结队的白枕鹤、白头鹤、秋沙鸭、鸳鸯在河边的塔头草里嬉戏觅食,繁衍后代。河两岸森林中遍布着红松、冷杉、红皮云杉、白桦、水曲柳等珍奇植被,参天蔽日,树密林深。东北剑齿虎、驼鹿、梅花鹿、黑熊、原麝、紫貂等野生动物时常出没在山岗,游荡在河旁。 

离穆棱河不远处有一奇异池水,清澈而幽深,就像一颗蓝宝石滚落在翠谷之中,当地族人都称它为神水。每逢部落有重大活动时,族人们都会到这里供奉祈福。据当时当地年长族人说起了有关秀池的故事。 

一个晴朗的日子,天空中祥云朵朵,紫气东升。一五彩祥云自东向西而来,只见南极仙翁立于之上。静观南极仙翁,鹤发童颜,面目慈善。右手持一弯曲高过头顶龙头拐杖,左手托一仙桃。鹿童、鹤童分立两旁。原来这是南极仙翁参加王母娘娘瑶池蟠桃盛会结束后,回昆仑山路过这个地方。南极仙翁忽见人间竟有如此盛景,忍不住慢下脚步,按下云头,仔细观看下界仙境。仙翁对两位童子说:“你看此处原野榛榛,河水澹澹,瑞气渺渺,可谓天上人间,只差一碧水幽幽。”说完将手杖递于鹤童,将戴在鹿童脖子佩环上的一颗玉珠摘了下来,并把它轻轻捏在手上。只见玉珠闪烁出熠熠的光辉,仙翁轻轻将玉珠弹了出去。一道霞光横贯长空,并不停翻滚着朝人间飘落而去。一声巨响过后,宝珠化成了一池碧水。仙翁驾起祥云奔昆仑山方向而去。当地族人见这池碧水如绿宝石一样晶莹剔透,秀丽无比,从此以后便开始称之为秀池。  

清晨,茂密的森林中瑞气氤氲,鸟鸣清脆。朝阳穿云破雾洒进幽静的林中,并投下斑驳的树影。一只梅花鹿在树丛中时而欢快跳跃,时而驻足倾听,时而俯首探香。它来到河边,河面上一行白枕鹤悠闲飞过,远处草丛里鸳鸯和丹顶鹤在流连徘徊。梅花鹿喝了几口水之后四下仔细看了看,突然将身子一抖, 

剎时一个五彩光环闪耀着光芒,光芒紧接着消失了,一位妙龄少女立于穆棱河畔。只见她体态婀娜,粉面如桃花,俏眉似柳叶,明眸含水,朱唇带羞,一袭粉缎,手扶翠柳,笑意朦胧。她伸出纤纤玉手宽衣解带正准备到河中沐浴,可当她一扭头时,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人在河边撒网捕鱼,她赶紧收起身形来到离这个人不远的地方观看。这是一位少年,生的面庞红阔,剑眉朗目,鼻正挺直,双唇虽薄但轮廓明峻。一头长发披散垂肩,双臂和肩胛肌肉隆起。上身穿一件獐皮无袖短衫,腰系一剑齿虎皮裙摆。只见他放下手中青铜叉从河中收网。原来他是这一带以狩猎捕鱼为生,名叫安巴的英俊少年。梅花鹿盯着安巴一直看了很久,只看的心里扑通扑通乱跳,脸一阵一地发烧。 

就这样梅花鹿连续几天化成妙龄少女到河边看安巴捕鱼,她喜欢上了安巴,她魂不守舍,思凡下界之心蠢蠢欲动,决心与安巴在人间过快乐而幸福的生活。又是一天,安巴正急匆匆扛着猎物往家赶路,突然一女子跳到路的中央,安巴吓了一大跳,正要举起手中的青铜叉,定睛一看,眼前竟是一位如花似玉的美貌女子。“你、你、你是谁,想要干什么?”“我叫鹿儿。”鹿儿紧接着又长长叹了一口气, 

“我父母不久前相继离世,可怜我孤苦伶仃,既不能山中狩猎,又不能河中捕鱼,生活甚是艰难。”说完鹿儿用衣袖擦拭脸上的泪水。安巴见状焦急又无奈地说:“这可如何是好,这可如何是好!”“我已经跟着你多日了,见哥哥平日里朴实善良,勤劳勇敢,如若哥哥不嫌弃,鹿儿我以身相许,伺候照顾哥哥生活,我也有了安身息心之处。”安巴听罢此言连声说道:“使不得,使不得。我乃一介草民,粗俗无道,且家境贫微,怎能为你遮风挡雨,栖身餐饱,恐委屈鹿儿。”说完转身欲走。鹿儿抢先一步,一把拉住安巴的胳膊,接着扑通跪倒在地,泪水盈盈,悲楚戚戚。“马上夜幕四合,山中虎出熊没,我又无家可归,莫非你让我抛尸荒野成兽口美味。”鹿儿说完不停地抽泣起来。安巴赶紧从地上把鹿儿搀了起来,不安的说道:“不是安巴不肯容留鹿儿,只是你年轻娇美,应该嫁个好生人家,跟着我惟恐吃苦受罪。”“只要有安巴哥哥在,我什么都不怕!”说完鹿儿将香酥的身子紧紧贴在安巴身上。 

从此安巴和鹿儿过着虽然清苦却很安逸的生活。夜里安巴织补渔网,鹿儿便轻轻挑明烛火。安巴早晨捕鱼狩猎,鹿儿挥手含笑送别。安巴踏着夕阳而归,鹿儿总是迎到柴扉,拭去安巴脸上的尘土与汗水。 

看似平静的穆棱河却经常泛滥,滔滔河水淹没两岸部族的家园。就是因为穆棱河神依靠自己多年修行的神威,雄霸一方,兴风作浪,为非作歹。这不他又召集众妖徒们说:“你们给我弄来的这些凡间女子,我一个也没看中,难当镇河夫人之大任,你们要继续为我打探。”一日,河神正在大堂享乐,忽有小妖徒来报,“报明大王,小的为大王探知一女子,面如桃花,神似天仙,可谓举世无双的佳人,如果能把她带来做镇河夫人,与大王可谓绝配。”“那还等什么,快快给我请来!”河神迫不及待的嚷到。“禀大王,只是这女子的夫君是这一带捕鱼的安巴,手持一把青铜叉,力大无比,英勇善战,无人敢靠近。”河神面带怒色,“你们是不是被他吓破胆了,在这块土地上谁敢与本大王作对就是死路一条,待我明天亲往将这一莽夫擒来,让其亲自将小娘子送与府上。”说完哈哈大笑起来。 

话说第二天,安巴像往常一样在河边捕鱼。突然河面上狂风大作,浪涌如山,波翻若岭。黑云翻卷着顿时覆盖了整个穆棱河。安巴惊恐万状,赶紧收拾家什准备回家。但见一条水柱腾空而起,翻腾着围着安巴旋转起来,并且越转越快,越旋越高,安巴在水柱中渐渐失去了知觉。当他迷迷糊糊醒来时,只感到头痛欲裂, 

双手被紧紧捆在一根石柱上。他微微睁开眼睛,只见河中有一亭台,台门处横书“穆棱河神府”五个大字。只见一狰狞妖兽坐于亭堂之上。他生的蓝靛脸,环眼怒睁欲裂,鼻孔朝天,两片紫黑色嘴唇外翻露齿。一蓬头红发,胡须似铁线一般。头束金箍,镶有龙凤宝珠。手持一把神龙撼月刀。他冲安巴说到“汝等有一赛如天仙娘子,快快送到府上做我的镇河夫人,你也不用劳其筋骨捕鱼狩猎了,可否?”安巴闻听此言怒目圆睁,“妖孽,你痴心妄想,我就是粉身碎骨也不会与娘子分开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”河神大怒,高声厉喝:“小的们,随我将鹿儿请来做镇河夫人,然后再将这一莽夫生剥开膛,做成人肉汤。给我捆绑结实,别让他跑了。”说完率众妖徒破水而去。 却说鹿儿在家左等不见安巴回来,右等也听不到安巴音讯。她如坐针毡,又急又怕。她来到安巴经常捕鱼的地方,除了声声凄厉的鹤鸣,看不到一点踪迹。鹿儿心急如焚,她顺着河边踉踉跄跄地边走边喊安巴的名字。她心想,先回家安顿一下,然后再求仙姐仙妹们一起帮着寻找安巴。还没等鹿儿走到家门,只见天昏地暗,狂风四起,粗壮 的树木呼啸着左摇右摆并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,鹿儿被惊得瞪大了眼睛,正不知所措。河神此时已经站在了鹿儿的面前, 

河神轻声地对鹿儿说到:“这位仙妹你不要害怕,我是穆棱河一家之主,早就对仙妹的芳容倾慕不已。今天特来请仙妹到府上做我的镇河夫人,与我享受华耀与天伦之乐,免得跟着那个莽夫为一日三餐而疲于奔命。快快跟我进府,择吉日缔结仙缘。”鹿儿听到这儿被骇得倒退了好几步,半晌才回过神来。她柳眉倒竖,凤眼圆睁,厉声斥喝:“我与安巴千年缘份终得团聚,恩爱今世,生死不离。虽平日清苦劳顿,但夫君对我怜爱如山,情深似海。我岂能背负夫君与你这厚颜无耻妖魔苟合!”河神被斥的哑口无言,恼羞成怒。“小的们,给我将鹿儿捆绑起来押入府中。但不得使用兵刃,谁要是敢动了鹿儿一根汗毛,我就生吃了他。”于是众妖徒一拥而上,想速速抓住鹿儿。哪知鹿儿身形轻盈,腾转移挪,小妖徒们就是抓不住她。河神急了,“你们这些无能之辈,都给我闪开。”说时迟,那时快。河神伸出巨大的手掌朝鹿儿扑来,鹿儿敏捷的闪开了。鹿儿与河神反反复复争斗了近半个时辰,鹿儿渐渐体力不支,摇身一变,化作一只梅花鹿向远处奔去。河神见状先是一愣,接着大喊:“快、快、快给我抓住她!”鹿儿边奋力向前飞奔,边不停地回头张望。河神越来越近了,此时鹿儿已经精疲力竭,四腿开始发软,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 

鹿儿跑到一块石崖之上,再也跑不动了。前面是碧绿幽静的秀池,后边河神已经逼了上来。鹿儿站在石崖之上回过头来,无限深情而眷恋地凝望曾与安巴生活的地方,两行晶莹的泪水从清澈大眼睛里流了出来,接着她又深深地埋下头嗅了嗅脚下的山岩。然后昂然扬起头,使劲全身力气,腾空纵身跃入秀池之中。再说安巴被河神捆绑于河柱之上,心如刀绞,万念俱焚。担心鹿儿受到伤害,怎奈无脱身之法。正在焦急万分之时,一个被河神掳到河府,倍受河神百般折磨的娇秀女子,为了不再让与自己同样下场的人惨遭淫辱,把看守安巴的几个小妖徒药倒之后,将安巴救了出去。安巴回到家中,见鹿儿不知去向,心中焦灼不堪。他四处打探心爱的鹿儿。河边不见鹿儿的踪迹,森林中更觅不得鹿儿的一丝影子,安巴要急疯了。天快要黑了下来,安巴找到秀池边。一轮明月如一盏玉盘倒映在水中,萤火虫就像从空中坠落下来的星星一样,在草丛中不停地眨着眼睛。多么美妙的夜晚也无法抚平安巴心中的忧伤。安巴坐在鹿儿跳入水中的那块石头上,他太累了,在石头上躺了下来,仰望着神秘的天空发呆。不知不觉一只梅花鹿轻轻来到安巴身边,然后抖身变成鹿儿。鹿儿先是紧张地环视了一下四周,泪水似断线的珍珠。她忍住泣声,不停地吻着安巴的脸颊,冰凉的泪水从安巴的脸上滑过。“啊,鹿儿你可回来了,你到底去哪儿了?让我找的好苦!”安巴紧紧搂住鹿儿。鹿儿声泪俱下的说到:“你莫怪鹿儿有事瞒了你,我本是一只修行千年的梅花鹿。自从我第一次到在河边见到你,就被你的英俊健朗所迷住。本想与你今生相守,恩爱一世。为你生儿育女,幸福生活。可穆棱河神淫心不死,在你不在家之时威逼于我,欲掳鹿儿给其做镇河夫人,我誓死不从。怎奈我还是修行不够,法力不足,难以抵御。情急之中,为保正身,维护夫君之身名,跳入这秀池之中。秀池乃南极仙翁所赐人间之神水,我也无力还复原身了。”听到这,安巴将鹿儿搂得更紧了。也把自己的遭遇和怎样苦苦寻找鹿儿的经过全部告诉了她。听到这,鹿儿将头深深埋进安巴宽阔结实的胸膛,哽咽着说:“我知道夫君对我恩爱如山,情真意切,鹿儿感念不忘。请夫君不要难过,天亮之前我就要走了。今后你要好生照顾自己,我会保佑你的。要是想我的时候,就到这个地方来看看我。如果想给我报仇,为民除害,就去九华山妙云洞取回一把宝剑,这把宝剑能斩妖除魔,但你要历尽千辛万苦。拿到宝剑之后还要剑不离身,方能保护好自己。” 

说完鹿儿站起身来,轻轻地抚摸着安巴的脸,泪眼婆娑,无声饮泣,凄楚哀婉地看着他。“我该走了,安巴。”说完鹿儿一步一回眸地飘在了空中。安巴想高声大喊,但就是发不出声来。想一把抓住鹿儿,可身体怎也动弹不得。此时只听安巴大叫一声,声音如雷鸣回荡在整个山谷。安巴坐起身来,揉了揉眼睛,脸上汗津津的。他环顾四周,除了乍现的晨曦,幽静的池水和远处传来的虎啸,什么也没有。安巴把刚才的梦境又想了一遍,他站在石崖之上双拳紧握,眼睛紧紧盯着池水,一字一句地说:“鹿儿,我一定为你报仇雪恨,等我回来!” 十年过去了。一天,穆棱河神府热闹非凡,原来神府上下在庆祝河神即位千年庆典。只见河神端坐着亭台之上,接受各路妖魔鬼魅的拜谒祝贺。小妖徒们端着天地间的珍馐美味,琼浆玉液,仙桃圣果,玛瑙翡翠里外穿梭着。贺神大宴准备停当,河神兴高采烈地举起酒樽正要开口说话。忽然整个河水之中如远处有一闷雷在轰鸣,紧接着神府也左右摇晃起来。玉盘银樽叮当乱响,山珍海味撒满一地。小妖徒们已经站立不稳。正在此时,一小妖徒慌忙来报:“不好了,不好了大王,河边安巴持一把宝剑在水中搅动,并口口声声说让大王出去受死。” 

河神披挂整齐,率众妖徒披荆斩浪冲出神府,立于河面之上并高声断喝:“大胆莽夫,当年让你逃脱,没能将你生剥开膛,如今你送上门了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安巴眼中喷射出熊熊的火焰。右手持剑,左手紧握拳头。“是你为非作歹,无恶不作,逼死鹿儿,今天我要替天行道,为鹿儿报仇雪恨。”还没等安巴说完,河神将手中刀一挥,众妖徒呐喊着蜂拥而上。只见安巴剑起剑落,小妖徒们横尸四野,血染穆棱河。河神大惊失色,抡起大刀劈将过来。安巴并没有躲闪,一个海底捞月,擎起宝剑迎挡过去。只见刀剑交措,火花四射。他们两个从河面上打到树林里,又从树林中战到河面上。河神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,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,被安巴打得丢盔卸甲,浑身血肉模糊。河神手中的宝刀也被安巴手中的宝剑砍削的少皮没毛。河神正伺机逃脱,却被安巴挡住去路。安巴越战越勇,手中宝剑寒光闪闪,杀气逼人。安巴舞动着宝剑一个乌龙出水,白蛇吐信,河神躲闪不及,宝剑带着呼啸深深刺入他的右肩部,只听河神啊呀惨叫一声,疼的他呲牙咧嘴,脸都扭曲变了形,接连倒退了十几步才站稳脚跟。安巴抽回滴血的宝剑,还没等河神定下神来,紧接着一个大鹏展翅。安巴腾空而起,一脚踢飞了河神手中的宝刀,安巴挥剑力劈华山,直奔河神面门,河神吓得魂飞魄散,闪身躲过宝剑。安巴顺势在空中将宝剑横握手中,身体一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,风卷残云,宝剑裹着风声直奔河神脖子而去,可怜河神的脑袋被生生割了下来,在草丛中滚出很远,一腔妖血喷出丈余高,身子轰然向穆棱河倒去。 

一切回复了平静。安巴来到秀池水畔,坐在鹿儿曾跳入水中的那块岩石上。他看着池水倒映着彩云,荡漾着碧波,喃喃地说:“鹿儿,我回来了,我斩杀了河神,为你报仇雪恨了,你也能安息了。从今我再也不离开你了,我会天天在这儿守护着,不再让你受到惊吓和伤害!”自此以后人们看到安巴寸步不离,日夜守护在秀池旁,没再离开这儿半步。他不吃不喝,不声不响。九九八十一天过去了,安巴变成一尊巨石。又九九八十一天过去了,秀池中鹿儿投入水的地方生出一个小岛,小岛仿佛一把琵琶卧在水面之上。知情的当地族人把她称作仙鹿岛。每当万籁俱静时,人们总能听到仙鹿岛飘来的音韵,如诉如泣。 安巴变成的石尊每年都在生长着。日出日落,斗转星移。石尊渐渐成为巍峨耸立,陡峭俊奇的山峰,矗立在秀池水畔。当地族人把这由安巴演变成的石峰称作安巴山。千年后的今天,安巴山依然用他那坚强的意志,坚定的目光日夜守望着仙鹿岛,守候着一个不老的传说。 

后记:这个美丽的传说已经过去千余年了,她留给我们的是荡气回肠,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,至今还被后人传唱。这篇短篇神话小说,我在构思到完稿及制作的时间里,自始至终坚信她不是一个神话传说,而是一个跨越时空,先人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。每当我徜徉在仙鹿岛上,抬头仰望高耸的安巴山,仿佛历史就在昨天。坐上小船荡漾在碧水之中,回眸凝视仙鹿岛,似乎传说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我。站在安巴山之巅俯瞰着秀池,倾听着从仙鹿岛上飘来的玉律,就像生命在天地间潺潺流淌。 

已是首条
下一条:福禄乡高峰村
关闭窗口